您现在的位置:995健康网>> 女性>> 女性用品>>正文内容

尝试情趣用品,年轻女性成了先锋

>> 返回 女性 首页

文章简介:晚12点半,在手机上刷完朋友圈、逛好淘宝后,Lucy打开电脑,点开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文件夹,选一个视频文件,一手点击播放,一手启动放在床头的紫色震动棒。

晚12点半,在手机上刷完朋友圈、逛好淘宝后,Lucy打开电脑,点开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文件夹,选一个视频文件,一手点击播放,一手启动放在床头的紫色震动棒。

这是Lucy大部分晚上的例行活动。

26岁,单身,独自生活在上海的她,用这种方式给自己高潮,舒缓白天的压力。

“两年前男友买给我的。男友很快变成了前男友,还是震动棒忠贞。”

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,开始像Lucy一样拥有一件情趣用品,或者正开始尝试购买。

1993年,北京第一家情趣用品店“亚当夏娃保健中心”在西二环内赵登禹路的医院门口开业。这也是中国的第一家情趣用品店——在世界上第一家成人用品店Beate Uhse AG开设31年之后。

当时商店的男女营业部是分开的,售货员清一色是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子。出于好奇,年轻的女孩野和朋友一起入门“参观”。走进去以后,她的嘴在震惊中始终合不拢。“除了套套这些,其它所有的工具都特别像刑具。我一直喃喃着说,啊!不疼啊?它们完全不是为亚洲女性设计,统统欧版,做工还很粗糙。”

今年39岁的野,对我回忆起了这段往事。

等生了孩子,野开始频繁使用阴道哑铃。它可以帮助女性锻炼肌肉,恢复阴道紧致。她购买的阴道哑铃品牌iball,还做了app社群。野也开始在网上和其他女性一起交流锻炼心得。与此同时,她并不会和丈夫,或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公开讨论这些话题。

野的丈夫也会购买供自己使用的情趣用品。“性生活年头久了,会有些枯燥,需要玩具调节。”两人对于彼此购买的玩具没有太多过问或交流,偶尔两人之间也会使用跳蛋辅助。

后来,大街小巷开设了不少破旧的小店,往往是用霓虹灯窝出“情趣”两个字。野从来没有进去过。

十年前,她在淘宝上买了自己的第一个玩具,但是无论网店的宣传照多么火辣,实物往往不太让人满意,不是尺寸太大,就是材质不好。

等生了孩子,野开始频繁使用阴道哑铃。它可以帮助女性锻炼肌肉,恢复阴道紧致。她购买的阴道哑铃品牌iball,还做了app社群。野也开始在网上和其他女性一起交流锻炼心得。与此同时,她并不会和丈夫,或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公开讨论这些话题。

野的丈夫也会购买供自己使用的情趣用品。“性生活年头久了,会有些枯燥,需要玩具调节。”两人对于彼此购买的玩具没有太多过问或交流,偶尔两人之间也会使用跳蛋辅助。

“女性阴道内部真的挺复杂的,医学结构大家都知道,但不同的结构和肌肉如何带来快感,其实是没有什么正规渠道可以获取信息的。我觉得这应该是要有人教的呀,要不女人怎么能知道怎么爽呢?自己摸索,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摸索出来,这对女人不公平啊。”

情趣用品店主Ying还记得2004年,她妈妈说的一句话:“像我这个年纪的中国女性,基本都没有过性高潮。”

很难定义Ying是哪里人。她出生在大陆,9岁随爸妈搬到香港,在教会学校读书,辗转于加拿大和美国接受高等教育,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,后来从事咨询行业。

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坐在辞职后于今年9月份创办的情趣用品店V-spot里,穿一条剪裁合身的及膝连衣裙,脚踩细高跟鞋,化淡妆。这家店开在上海新乐路,是一个酒吧和餐厅云集的地方。店面在大楼的5层。想要上去,你得先进入可能是你这辈子去过的最小的电梯——两个人面对面刚刚好,三个人就有些尴尬和紧张了。

Ying喜欢这个电梯,它让人跟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近了。V-Spot取名于两个词的混合:vagina(阴道)和G spot(G点)里的spot。门口是一个拨好皮的香蕉装置,配上“Eat me",有爱丽丝梦游仙境的趣味,也自然有情色的隐喻。

进门的几根柱子展示着几类唤醒和调情类产品,有香氛和蜡烛,也有增加情趣的玩具骰子。左边一面墙陈列各式震动棒,男用和女用的都有,顾客可以自己用手感受。

店内还有情趣内衣,供辅助作用的各种枕头,可食用的涂抹式巧克力和按摩油都可以试吃。我各尝了一口,巧克力味道和普通巧克力几近相同,按摩油就有点太甜了。

“按摩油用了以后会稀释的,所以会做得比较甜。”Ying解释道。

和震动棒相对的一面墙,Ying特地都用玻璃做了自然采光,营造明亮开放的气氛。店内还设有酒吧区,休息区,钢管舞区等。子宫形状的粉色霓虹灯无声表达着Ying的主张。

“这家店从坪效来说,当然是比较低的,但我希望它不只是一家店。我会在这里举办派对,闺蜜们也可以来一起玩。我觉得性很有趣,它是人们的生活需要,也衍生出很多艺术化的东西。”

V-spot开业不久,客群主要面对女性,但也有男生过来买礼物。“买什么的都有,目前还是震动棒比较多。”

一款能模拟真人吸吮效果的震动器很受欢迎。此外,可供男女同时使用,带app操控的震动器也卖得不错。

“也有从来没接触过情趣用品的客户,最后买了一款100块钱左右的子弹跳蛋就走了,它还是比较入门级,大家也会觉得价格负担不是很大。”Ying说道。.

只做实体店很难生存,Ying也开设了淘宝店。有趣的是,网店上的畅销产品几乎都是男用产品,似乎男生在这方面更舍得花钱。

Ying第一次接触情趣用品,是在2004年的美国。她走进了一家名为Good Vibrations的情趣用品店。该店主张性是女权的一部分,灯光和装潢都显得干净明亮,像一家药店,同时又在外部用磨砂玻璃保证私密性。这是Ying第一次看到如此“不像情趣用品店的情趣用品店”。

不久后,Ying的爸爸妈妈去美国看她,她带他们也去逛了这家店。在店里,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如果去中国开一家这样的店,妈妈怎么看。想不到妈妈深表赞同。

几年前,已经在大公司做到大中华区策略总监的Ying,开始考虑辞职创业的问题。综合考虑了女性运动内衣、自己感兴趣的钢管舞,以及教育等行业后,她选择了情趣用品业。

“中国人对性的刻板印象很深,很多女性没有一个地方让她们了解自己、取悦自己。我最想帮助这样的女性。”

Ying的妈妈目前在澳门一间大学教书。女儿的店开起来以后,她还常常跟自己的学生们介绍:“你们去上海的话,都去找她玩呀!”

买情趣用品的时候,女生们心里考虑的,大多是什么因素呢?

Lucy的震动棒是前男友送的,具体购买哪一件,却是她自己决定的。“在淘宝上搜了一圈,不太放心那些几十块钱杂牌的,也不太懂,就决定买杜蕾斯的震动棒,比跳蛋大一点,售价也贵一点,大概一百出头。”

(责任编辑:孙璇)

  • 没有相关搜索结果!
  • 没有相关搜索结果!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专栏图片